Skip Navigation Links首頁 > 產業觀察

產業觀察

政府帶頭,全民建立負責任社會,社會輿論應以「比例原則、對價關係」拿捏監督分際國家政策執行、監督也須恰如其分塑造優質社會

作者/劉瑞隆

[發表日期:2010/6/1]近來環保議題甚囂塵上,從1997年底的京都議定書到2007年的峇里島路線圖,皆因美國拒絕簽署而成效大減甚至破局,直到2009年12月的哥本哈根會議,美國全力協助召開,充分展現出負責任風範之世界領導之氣魄。但很可惜的是自1998 年春開始開放各國簽署「京都議定書」破局以來,人類已浪費了十幾年。儘管如此卻也猶時未晚,在人類尚未滅絕之時,能幡然醒悟,仍是好事一樁。

企業大老紛紛挺身支持環保

最近看到資深媒體人陳文茜監製,集結了孫大偉、蔣勳、幾米……等優秀人才聯合製作的環保影片「±2℃」引起社會廣大回響,國內業界大老如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裕隆集團董事長嚴凱泰、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廣達集團董事長林百里、華碩董事長施崇棠等人皆全力支持,顯示台灣社會在工業化之餘,開始帶頭負起社會環境保護責任,堪稱表率。

個人深信,「負責任」必定是未來全球普世價值。小從個人不亂丟垃圾並遵守交通號誌,其次到每個組織研擬並落實垃圾減量措施,大到國家如何制定環保政策並降低碳排放量、甚至擴大到全球各國政府攜手合作節能減碳等議題,這是應然且必然的發展趨勢。

就像筆者去 (2009)年11月於經濟日報所撰寫的「全球服務經濟成形,擘畫台灣未來經濟動能新藍圖刻不容緩」一文提及,美國身為全球經濟領導者,其2008年GDP中,服務業即佔78.3%。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 (OECD)也指出,平均來說,已開發國家的服務業約佔GDP的70%,且可提供各國同等比例的就業機會。

台灣亦不遑多讓,2008年,服務業佔我國GDP 的73.2%(工業僅佔25.1%),因此如何構建台灣成為「研發、創新、運籌、設計」等的「亞洲知識經濟中心」,從而驅動全球製造基地全球佈局,應為我政府現階段應積極思考的重要施政方向之一。政府尤須為這73.2%背後所代表的58.0%就業人口及家庭負責,而不是光把政策焦點和全國資源往僅佔全國GDP 25.1%、就業人數佔36.8%的製造業一面倒。

批判同時也應遵循對價關係

在負責之外,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比例原則」、「對價關係」。現整個社會彌漫著批判風氣,但在批判的同時,是否遵循比例原則、對價關係?觀察在美國社會,無論是一般小市民、政論家、國會議員、或學者專家等等,皆謹守分際,對事情的看法也大多謹守「比例原則」、「對價關係」,但台灣整體社會輿論卻動輒針對某個議題無限上綱。

舉例來說,在1999年5月8日,美國B-2轟炸機發射五枚彈藥炸毀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大使館形同於該國領土,所以當初該誤炸事件嚴重性實相當於宣戰行為。事件發生後,美國總統柯林頓立即致電江澤民,但江澤民未於第一時間接電話,柯林頓也沒生氣,他向媒體說:「我知道江先生現在正在氣頭上,但我在等他接我的電話。」

此話完全展現勇者的行為。若相同的事件發生在台灣,恐怕總統打或不打電話道歉都是兩難。但我們看到美國總統展現負責任的態度,以高EQ成功化解了一場國際爭端;更重要的是美國輿論和政壇也充分作為美國總統後盾。

我們常說政府官員要「負起政治責任」,其實老百姓所需要的是安全、可安居樂業的社會,而不是一遇到問題、要某位政府官員下台就可解決問題的,這表示政府有非常多應做、需做的工作。但有作為就有可能會犯錯,社會輿論應以「比例原則、對價關係」來拿捏監督分際,畢竟國家資源有限,國家政策的執行和監督皆必須恰如其分,才能充分發揮政府資源的效率及效能,政府也才願意大膽規劃、細心落實並執行,優質社會於焉成立。

相反地,若事事都拿放大鏡檢視,最終的結果就是讓政府官員凡事都想按兵不動,套句俗話:「苦幹實幹撤職查辦、大混小混一帆風順。」管理學上說,「主管要有容許部屬犯錯的雅量」,所以當政府努力施政的時候,民眾及社會輿論應要有容許其犯錯雅量,否則最終將導致國家缺乏長遠計畫,且每個執政政府只看短期利益和一次次的選舉結果,卻不願、也無力進行國家十年、甚至二十年期的長遠建設規劃,這樣的發展實令人擔憂。

台灣雖期望跟進先進各國,邁入服務經濟架構,但除了產業政策仍多偏向製造業外,台灣自2004年起的整體人均GDP 與亞洲四小龍間之差距益形擴大,顯見整體經濟效率不若以往條件相仿的亞洲鄰國。再以IT學科背景的大學畢業生薪資來做比較,以國民所得略高於我國的韓國的IT學科大學畢業生薪資約可達6萬元新台幣,而台灣的卻不到3萬元,此為另一例。

時勢所趨全球服務經濟到來

要改善前述問題,必須由政府帶領全民建立一個負責任的社會,由政府盱衡全球趨勢與國家、產業優勢,而後制訂相關配套之長、中、短期國家政策暨產業輔導措施,並落實執行,國家及產業發展也才能永續經營。參考鄰近區域發展經驗。中國大陸有鑒於全球服務經濟的必然趨勢,包括資訊服務業在內的「知識經濟」產業更是各國積極獎勵扶植的,其先後頒布「十五號文」、四十七號文」,再到「十一五計畫」,均紛紛強調軟體產業的重要性,且由政府帶頭衝國際軟體代工市場。

再則,南韓政府更是由政府帶頭向前衝,以官方對官方的談判或合作,帶領南韓相關業者開拓海外市場。以證券交易資訊系統為例,南韓政府贈送一套南韓廠商KOSCOM交易系統給越南河內證券交易中心,交換開放兩家韓國券商執照。另外,南韓政府於2008年9月,與柬埔寨簽訂MOU,由南韓業者入股柬埔寨證券交易所45%,南韓業者需負責交易所大樓之建置、並提供交易設備和營運,費用約需5,000萬美元,交換條件是取得柬埔寨交易所初期開放五張證券商營業執照的其中兩張。

除了政府應負起照顧全民的責任外,人民自己也要負責任!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屢次盛讚台灣的健保制度是全球最好的,但台灣人民所負擔的健保費用卻較德國、日本……等先進國家為低;美國健保採取公民營並存做法,但美國民眾在健保上花了很多錢,還是做不到台灣健保的全民照護水準。

以筆者朋友經驗為例,她在美國的家裡跌倒骨折,再痛也不願意叫救護車,因為在美國即使有自費的醫療保險,叫一輛救護車仍必須自付500美元以上費用,所以寧可忍痛自行就醫,當時在醫院急診室還等了三個多小時才獲得醫療照護,這樣的例子在歐美各國比比皆是。但在台灣,救護車若沒在幾分鐘內抵達就如同犯了滔天大罪。再則,台灣民眾所支付的健保費用跟國際間也不成比例,雖說台灣健保制度施行成果在國際間蔚為典範,但衛生署長卻為了須調漲國內41% 民眾的健保費率而被輿論要求下台,顯見台灣人民付出與回報要求往往不成比例,要求太多但卻付出太少。

由上而下要堅持做對的事情

個人殷殷企盼,台灣整體社會由上而下、產官學研各界均應建立負責任的態度,且應遵循比例原則、對價關係,政府尤應檢視全球經濟發展趨勢,配合規劃國家長期發展策略,擔所應當、為所應為,才能引領台灣在全球競爭脫穎而出。特別是台灣由於歷史因素,存在與中國大陸間亦友亦敵的微妙關係,尤須審慎以對,堅持做對的事情,才能為全民創造最大福祉,帶領台灣經濟邁入高所得的服務經濟新時代。台灣經濟,只要政府、全民及各界都負責任,個人深信前景可期。(本文作者現任中華民國資訊軟體協會理事長;本文轉載自2010/3/25經濟日報報導)

 

回上層